當前位置: 首頁 > 政務服務 > 最新服務

廣州將編寫兒童用藥指引

  • 2019-07-02 09:08:30
  • 來源: 廣州日報
  • 0
  • 分享到

“有事好商量”2019年第四期聚焦“保障兒童用藥安全”

用藥靠掰、用法“靠猜”,是不少家長給孩子用藥遇到的苦惱。《國家藥品不良反應監測年度報告(2017年)》提供的統計數據顯示,2017年全國藥品不良反應監測網絡共收到來自醫療機構0~14歲兒童患者相關的報告12.9萬份,其中包括不少造成肝、腎、神經系統等損傷的患兒。他們的家庭因此背上沉重的負擔和沉痛的教訓:孩子不是成人的“縮小版”,兒童要用兒童藥,錯誤用藥可能影響孩子一生。

“有事好商量——廣州市政協民生實事協商平臺”2019年第四期聚焦“保障兒童用藥安全”,協商中有政協委員提出,廣州可以制定《廣州市兒童用藥安全服務指引》,指引兒童看病用藥。廣州市衛生健康委表示,將組織編寫針對家長安全用藥的宣傳手冊,并指導各醫院做好超說明書使用藥品的指引。

現狀:兒童藥匱乏2016年占比僅1.7%

在兒童藥物不良反應的嚴峻形勢背后,隱藏的是兒童藥匱乏的現實。

廣藥集團生產數款兒童藥品,但像廣藥這樣產品中涵蓋兒童藥品的制藥企業,全國僅有30多家,而我國制藥企業卻有4000多家。《2016年兒童用藥安全調查報告白皮書》顯示:目前我國兒童患病數量占患病人數的19.3%,現有的3500多種藥品中,專供兒童使用的只有60多種,僅占總數的1.7%。

盡管近年來,我國在兒童藥的研發、審批等環節頻繁推出利好政策,但市場份額有限,適用范圍窄、用量小、利潤低等等因素,使得大部分藥企仍不愿涉足兒童藥品領域。

市政協委員、白云山中一藥業有限公司總經理蘇碧茹說,愿意讓孩子成為試驗研究對象的家長極為有限,這是兒童用藥研發困難的主要原因。此外,具有藥物臨床試驗資格的機構全國共有742家,而其中的兒科專業機構只有大約10%。

在兒童藥品的生產廠家少、專用藥品少、適用劑型少的情況下,更需要在家長、醫療機構和零售藥店等方面把控好兒童安全用藥的環節。

焦點1:誰來指導用藥“靠猜”的家長?

因為家長往往拿到的都是兒童酌減的成人用藥,用量只能靠人手來掰或者用刀切,并且大多數藥品說明書中關于兒童患者用藥注意事項、禁忌癥和服藥方法三項信息缺失、表述不明確,多使用含糊表述如“兒童酌減”或“遵醫囑”作為用量指引,信息不準確使得家長“靠猜”來用藥。

市政協委員、廣州市婦女兒童醫療中心眼科主任項道滿說,“小兒不是成人的縮小體,用藥的話,是有一套非常嚴格的、正規的方法和給藥的途徑。我建議廣州可以制定一個《廣州市兒童用藥安全服務指引》之類的文件。”

他表示,這套指引的作用,首先是指導兒童看病應該去正規的有兒科資質的醫療機構,同時提醒兒科醫生按照藥典,正確使用兒童藥物;還可以指導社會上的商業性藥店,應該按照規定,配備有資質的藥師進行核對審方,防止錯誤的處方導致的兒童用藥風險;針對拿到了藥的家長,指引也可以提示他們嚴格按醫囑對兒童正確用藥,提醒家長對兒童謹慎使用非處方藥。

對此,廣州市衛生健康委員會副巡視員胡文魁表示,下一步廣州市衛生健康委要做好四方面工作:一是加強兒科醫生培訓,提高診療水平;二是加強培養臨床藥師,開展個體化藥物治療和處方點評,促進合理用藥;三是組織編寫針對家長安全用藥的宣傳手冊,指導安全用藥;四是指導各醫院做好超說明書使用藥品的指引。

焦點2:如何提高基層醫療機構的能力?

據了解,14歲以下兒童在社區衛生服務中心的門診處方占中心總處方10%左右,在農村偏遠地區的鎮衛生所,這個比例更高。因此,社區醫院兒童醫生乃至全科醫生在安全用藥方面的能力建設便顯得尤其重要。

天河區棠下街社區服務中心每月開辦兩期家長課堂,除了疫苗接種知識外,課程內容還包括小兒健康知識宣教,并會發放健康知識小冊子,以提高家長的合理安全用藥素養。

市政協委員、天河區棠下街社區衛生服務中心主任周鶯表示,基層醫療機構目前醫生不足,尤其是兒科醫生缺乏是目前最大的問題。“我們中心的兒科由一位退休返聘老專家坐診,每周4天。基層發展空間有限、社會認同感不足、待遇低等多方面因素,導致基層醫務人員長期不足。”

市政協常委、市政協教科衛體委員會副主任易紅霞建議多途徑強化全科醫師及護理人員兒科專業的培訓,同時完善“崗位津貼”分配制度,鼓勵多勞多得,并切實發揮醫聯體、藥聯體作用,采用分級診療、遠程醫療和專家坐診等方式,提升基層兒童醫療服務水平。

胡文魁回應稱,今年該委和英國伯明翰大學、中山一院、市一醫院、市婦兒醫療中心等單位聯合啟動“廣州·伯明翰全科醫師(家庭醫生)醫聯體共進計劃”,推動家庭醫生簽約服務的高品質化。在藥物的銜接上,還將通過醫聯體、藥聯體建設,試行藥品集中采購或由牽頭醫院、上級醫院采購后給基層醫院使用等方式,統一用藥目錄,解決用藥銜接問題。

海珠區衛生健康局副局長欒玉明表示,目前海珠區依托醫聯體建設,將基層兒科服務與大醫院專科服務有效銜接,建起基層兒科全科醫生與二三級醫院兒科專科醫生聯動機制。

焦點3:兒童用藥監管如何借助“互聯網+”?

目前在監控兒童用藥上,廣州市婦女兒童醫療中心從現代信息技術管理入手,建立了閉環管理體系,對藥品進行全程監控、全流程數據跟蹤與整個藥物醫囑的閉環管理。

項道滿說,建立了先進的信息系統之后,可以對藥品管理的各個環節實行全程監控,系統還構建了合理用藥知識庫,把藥物的用法同兒童患者生理狀態聯動起來,當醫生開藥、藥師審方時,會有各種智能化的提示(比如過敏信息提示、兒童公斤體重劑量提示、超劑量提示、兒童禁用提示),從而減少用藥差錯。

廣州市衛生健康委員會副巡視員胡文魁表示未來,會將市婦兒中心在藥品管理方面的經驗,納入廣州市全民健康信息平臺藥品監管系統來統一考慮,抓緊推進。

市政協委員、海珠區人大常委會財經工委副主任劉芳芳則把關注重點放在零售藥店,她建議市場監管、衛健部門進一步加強聯動協作,探索通過信息化手段加強醫療機構與零售藥房對兒童處方藥信息互通的可行性,確保處方藥有出處、有指導、有指引。

廣州市市場監管局副局長張嘉紅表示,關于藥物的信息化管理,按照國家藥監局的部署要求,該局將持續督促企業建立藥品追溯體系,履行主體責任;同時省、市藥品監管部門都建立了藥品流通監管信息系統,并要求藥品經營企業定期將藥品的購、銷、存數據上傳系統數據庫;目前,全市藥品經營企業的藥品已基本實現追根溯源管理。執法人員在日常監測中若發現問題,也能及時追蹤藥品的來源和流向。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贵州快三开奖结果查询今天